宇治的白

Posted by ZY on May 18, 2019

从京都坐电车,大约一个小时,就来到了宇治。

这是一座很明亮的城市,白色的云朵,白色的建筑,白色的斑马线,还有宇治人白色的T恤和帽子,有一种白,叫宇治白。

宇治白

人们来了宇治,总要吃抹茶。于是去抹茶店排队,也就成了家常便饭。

有的排队,一眼望去,可以看得到尽头,那排排也罢。

有的排队,看不到尽头,但是似乎尽头就在前方,虽说也许过了这道关,还有下道闸,也许上了这层楼,还有下层楼,比方说之后去的大阪梅田蓝天,但是起码隐隐约约有些希望,而且有热情耐心的小姐姐在队尾,举着牌子欢迎你,说,”来,排队往这里塞进去就对了“,既然如此,那就排吧。

还有的排队,你进去后,只看到东一簇人,西一簇人,不知道哪儿是队尾,往纵深走去,寻来寻去,寻见一处地方,有个老太太,拿着个本子,在登记排队的人,于是写上拼音姓名,永别般的离去,不知老太太是否会念咱国人的拼音。

宇治的抹茶店,属于最后那类。都说国人爱排队,喜茶门前排了多少人,但是和宇治人比起来,还是心浮气躁了些。

咱们已经习惯了用排队软件,差不多轮到我们了,再过去。

不知如果这边也有美味不用等,宇治人是否也会心浮气躁些。

最近看了些书,《增长黑客》、《顾客为什么购买》,想着用来给宇治的抹茶店们提些优化意见,给他们普及下什么叫排队心理学、什么叫A/B测试、什么叫数据主义。最后觉得自己太狂了,也许像我这样心浮气躁、焦虑不安的人,也配不上吃中村藤吉的抹茶。

以前对排队是十分抗拒了,做什么事,看到排队就焦虑,烦躁不安。去了趟日本,治愈了些。在大阪,瑞可爷爷门口,排了大半个小时,给女朋友买了个芝士蛋糕。

不过也许只是逛街逛累了,找个借口站着不动,休息下罢了。

配不上中村藤吉的抹茶,只能去吃不用怎么排队的了,味道还行,就是奶油有点多,那一天再也不想吃甜食了。

一家小店的抹茶面包

原本这次关西之旅,宇治并不在行程中,但对于她的建议,我向来是傻瓜式赞同的。

傻瓜式赞同,有时带来腿酸,有时带来惊喜。

这一次,带来的是腿酸,还有惊喜。

一天的宇治之行,惊喜的不仅仅是宇治的白净明亮,让人的内心充满阳光和惬意,还有下午去的平等院。

比起京都的清水寺,平等院虽也是个寺院,但这里的佛教气息并不重,不那么严肃,反而有些俏皮和舒适。

这里更像一个园林、一个公园。

这里和广州的白云山公园一样,有绿植,有空气,有湖泊,有小路,有旅客。

这里的绿植,不是青色,是翠绿色,在阳光的播撒下,显得格外年轻活力。

空气,不潮湿,干脆的让人很享受肌肤和空气直接接触的感觉。

湖泊,没有游船,有的是坐落在湖泊中央,大气磅礴的寺院。

湖泊中央的寺院

小路,没有一大块一大块的石板,而是一小粒一小粒的石仔,脚丫子走在上面,痒痒的,有点过瘾。

石头小路

旅客,也很多,但是不挤,虽然人人都在说话, 却很少有喧哗者。日本人说话都很轻声细语,声音叠加起来,虽说没有音乐那么好听,但也不至于让人觉得吵闹。

平等院很小,走了一会,居然就发现已然绕了一圈,回到入口处。

恋恋不舍,又兜了一圈,才肯离去。

有些土地,虽然很喜欢,但脚一旦抬起,余生便不再踏入。

平等院里的一对老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