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也要经常重启

Posted by ZY on July 14, 2019

1、保留回到过去的能力

在咖啡书屋自习,发现一本梁文道的书,《噪音》。

读了几页,有点意思,想在上面做些笔记,才想起书是别人的。

条件反射般的,在微信读书找到了这本书,继续读了起来 ……

不知道什么时候,微信读书已经把我彻底从 kindle 手里抢夺过去。

也许是因为它极其舒适的阅读体验,

也许是因为我不会每回出门都带 kindle,但是手机,是必须带的。

想起来也是讽刺,之前用 kindle,是因为这是个纯粹阅读的工具,而手机则充满了干扰和诱惑,然而当微信读书出来之后,我竟然用它提供的离线下载和手机自带的飞行模式,实现了同样的效果。

不过当我切换到微信读书,继续读道长的《噪音》后,却发现刚刚在纸质书上阅读时的那种完全沉浸的体验,有些减弱了。

屏幕的白光,看起来有些刺眼,还有书里的一些别的读者标记的热门划线,又时常让我分神。

纸质书给人带来的那种仪式感、触摸感,还有纸张摸起来的那种粗糙,自然光带来的舒适等等,一时半会,电子书是模仿不来的。

而电子书带给我的即得性、做笔记外加笔记导出的便捷功能,又让我无法再回去纸质书。

不过,我可以做些配置上的修改,让电子书读起来更像纸质书:

img 修改前和修改后

微信总能在一些产品设计的细节上,让人感受到它对人性的关怀 —— 我不知道你属于何种人性,但我觉得,总有一款配置适合你。

img 我的微信发现页

所以纸质书真的会消失吗?不会的,也不可以,我们不能止步不前,但是也不能丧失回到过去的能力。

技术带给我们更多便捷的同时,也会偷偷带走一些原有的东西。

如果世上再也没有一本写在纸上的书籍,只剩下二进制数据,再也没有翻起来唆唆作响的书,只剩下屏幕上的翻页效果,那我们就永远失去秉烛夜读,失去凿壁偷光,失去读书本来的样子,也失去一些弥足珍贵的东西。

保留回到过去的能力,它让我们可以随时用过去审视当下,以免活成一个跟着时代随风漂流、人云亦云的人。

2、人也要经常重启

道长的书,聊得都是很古典的东西,格拉斯、泰迪罗宾、摇滚乐、重金属、莫扎特、勋伯格、贝多芬、《此时此刻》、《波兰安魂曲》,若不是里面时不时插入一些诸如 iPod、王家卫的现代元素,真会觉得这是在看一位生活在很久很久之前的人写的书。

梁文道自嘲自己说的东西是”噪音“,于是有了这本书的名字。这本书原来叫做《噪音太多》,Too Much Noise,被很多读者以为是在批判“这个时代娱乐化大潮底下的噪音太多”:

盖原名曾使部分读者误会,以为这是表态,斥责这个时代“娱乐化大潮底下的噪音太多”。当然不是,不敢,在下只是自知不入主旋律法耳,不合主流市场趣味,所言尽皆噪音而已。

—— 摘自《噪音》自序

外卖小哥推门而入,把我从远方的斯卡拉大剧院拉回到现实的深圳。

回到现实的我,头脑里似乎空空如也,忘了我沉浸在梁文道的文字里之前,在做些什么,想做些什么,望望外面,竟然觉得有些陌生。

好像在另一个世界发了个呆,然后又回来了。

然而这种清空,却让我觉得十分舒适。

现在的人都很焦虑,尤其是到了夏天,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,都充满了热量,附着在你身上,这时候旁边再来上一个讨厌的小男孩,大声嚷嚷着,整个人感觉随时都会爆炸。

焦虑、烦躁的原因很多,其中一点,是我们对这个世界反应太快。

去餐厅吃饭,刚进门,马上就会想到找位置、点菜、买单等一系列动作,于是你开始焦虑起来,我得赶紧找个位置,不然待会没位置坐;我是不是要上大众点评先看看哪个菜好吃?这店是先买单再上菜还是吃完再买单?吃快点,我还有好多事没做 ……

我们脑子转的太快了,如果能稍微迟钝那么一点点,我们的焦虑烦躁都会少去很多。

为什么我们脑子会转的那么快?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太熟悉了,一切都犹如条件反射,当外界特定刺激发生时,我们的大脑就会不由自主的转动起来。

这时候,把自己重启一下,不管是沉浸到书里面,去另一个世界发个呆,还是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疯玩,等你重新回来时,都会发现自己变得迟钝了些,而焦虑,也少了很多。

人也要经常重启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