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聊写作(1)

Posted by ZY on September 23, 2019

写作,大体分两种,一种是虚构写作,另一种是非虚构写作。

虚构写作,比如诗歌、戏剧、小说、散文。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,莎士比亚的《哈姆雷特》,鲁迅的《狂人日记》,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都是。

非虚构写作,比如新闻报道、访谈、游记,没什么知名的代表作。

古人喜欢虚构写作,一来是一种比较具有美感的艺术手法,二来说话太直接会掉脑袋。虽说他们诗歌、戏剧里面描述的,都来源于自己的生活经历,但是通过一些文学手法,能够更极致的表达自己的观点,故曰:

艺术来源于生活,却又高于生活。 —— 车尔尼雪夫斯基

今人,看到的多是非虚构写作,今日头条、微博的八卦和新闻,公众号的认知文,人们只关心现实,你讲的太委婉太艺术,不够大众,不够下里巴人,就没人看,故而现代人说话都比较直接,字字见血,观众也喜欢看,直呼过瘾、爽。然而如若你真说的太直接,脑袋虽然不会掉,但是会被封杀,封杀自是挡了财路,于很多人而言,与掉脑袋也无异。

当然,不是说非虚构的文章里的内容,就不是虚构的,总有人打着非虚构的幌子,写着虚构的事,大家自是要有批判性思考的能力。

咱们工程师、程序员、技术人常写的那些技术文章,自然属于非虚构写作。

很多人老说,自己也想像左耳朵耗子、廖雪峰、阮一峰那样,写出一堆脍炙人口的文章,造福同胞和后世的程序员,但就是写不出来东西,不知道有什么好写。

也许这是他偷懒的借口,但我觉得,他有可能确实没东西可以写。

他没有料。

技术写作是非虚构写作,非虚构写作需要基于大量的事实,需要搜集大量的资料。

最近有个纪录片,《走进比尔》,英文名比较霸气,Inside Bill’s Brain: Decoding Bill Gates,你会看到导演为了拍这个纪录片,不仅陪着比尔盖茨打网球、散步,还采访了他的家人、朋友,甚至还旁听了他和巴菲特吃饭时的谈话、翻出了比尔小时候的视频,经过剪辑、编排,才成了最后呈现给观众的纪录片。

写技术文章也如此,如若你只是在某篇文章、某本书上看到关于知识点的某个片段,然后你就想写出一篇著作,送你一句歇后语:狗嘴里吐象牙 —— 你就编吧。

如果你想写某一个知识、某一项技术,那就去搜集关于它的知识库,用好搜索引擎,但是不能局限于一两篇文章,更不能局限于一本书,导演做一个纪录片,采访一个人肯定不够,自然,你写一篇文章,看一本书也绝对不够。

写作并不是一个纯粹的输出过程,输入和输出并非完全独立的两个阶段,而是互相交替,也许你觉得输入足够了,着手写作,写着写着,卡壳了,需要再继续深造,于是又进入输入阶段,如此反复,一篇文章才得以出来。

这是技术写作的第一步:搜集足够多的资料,搭建你的知识库。

今天就聊这些,下次接着聊写作。

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之间的信息传递是必要的,否则我们就和用生命试错的其他物种没有太大区别。

—— from 《态度》吴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