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支付宝可以《重来》

Posted by ZY on March 15, 2020

我没创业过,但我很喜欢看别人是怎么创业的,看久了,我发现很多创业的想法,也可以借鉴到我们的工作和日常生活中。

今天要分享的创业观点来自一本书 —— 《重来》(Rework),而这本书的写作,本身就是一项创业 —— 两位创业者,把他们创业过程中的一些想法,写了下来,阴差阳错写出了一本畅销书。

有一个观点贯穿了整本书,那就是 —— 轻量级创业。

有些人一提起创业,就在想需要什么资源、人脉,他们就像复仇者联盟,想着找来一批身怀绝技的人,再开始战斗。

在我看来,这些人不是想创业,他们只是借着创业的幌子社交罢了。

想象一下,一群人过来,每个人都说上一两嘴,偶尔有几个像漫威里的话痨的,讨论到最后都忘了叫他们过来是为了什么了。更糟糕的是,最后有几个人觉得不感兴趣,说要退出,你看,这都还没开始呢,就已经出现分裂了。

一个大公司几千个员工,每年能赚几个亿,厉害,但如果一个小公司十几个员工,每年可以赚几百万,何乐而不为?看看回形针你就知道了。

小公司并不只是一块跳板。小公司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目标。

如果一件事情,几个牛逼的人,一家咖啡厅,就能搞定,那为什么要招聘上百个能力参差不齐,租用一层楼作为办公区域才能完成呢?

日常工作生活中也经常可以看见这种“万事俱备”性格的人,他们做一件事情之前,一定要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,才肯去做,就像在学校一样,非得把整个章节都学完了,才会考试,这种人做事,是很让人放心,但是在需要吞吐量的时候,你就会发现这样子跑的太慢了。

一个人既要能做思想上的大师,也要可以做行动上的小人。在需要思考的时候,可以像大师一样系统的思考,在需要快跑的时候,可以像小人一样灵活,把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干净利落的做完,而做完一件事情会给你带来成就感,激励你去完成下一件事情。

书中提到说一些负担往往会让一个公司无法保持灵活,很难转向,比如:

  • 长期合约
  • 人员过剩
  • 永久性的决定
  • 会议
  • 烦琐的流程
  • 长期路线图

这里我还要补充一点 —— 带有明确功能意义的命名,比如「支付宝」、「饿了么」

前几天支付宝宣布要做全球最大的数字生活开放平台,slogan 也从“支付就用支付宝”改为了“生活好,支付宝”,问题来了,打开支付宝就让我想到钱,想到钱,还怎么能好好生活?

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上支付宝点外卖,有一次,饥肠辘辘的我,带着尝鲜的好奇,打开支付宝 ……

我擦!那一张张原本应该秀色可餐的菜单,在支付宝的外壳之下,竟然让人毫无食欲,这家伙只能让我想到钱,想到我那负债累累的花呗,我哪还有心思吃饭?

不论何时都不要把以上枷锁套到自己的脖子上。这样,你的公司才能保持灵活、易于转向。

“支付宝”就是支付宝套到自己的脖子上的枷锁。

当然,束缚支付宝从工具向平台转型的因素很多,名字只是其中一个小的因素。缺乏社交也是一个硬伤,商家的各种营销活动都无法分享、推广、裂变。

支付宝花了很多心思,教育了用户使用电子支付的同时,也教育了用户对它的印象 —— 一款支付工具,现在它又要教育用户,它是一个生活平台,只能说任重而道远。

也许支付宝一开始也没有打算做这么多东西,所以取这个名字,挺好的,大家都很放心把钱放到上面,而且能经受住中国这么大的交易量的考验,相信也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可靠性能最好的支付系统了。

但是很多创业公司都是这样,做大了就想做点自己没做过的东西,这也没错,但是是不是一定要在支付宝上面接着做呢?换一个外壳是不是可以让自己卸下重重的壳,变的更灵活?

也许,孙权看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。

也许,长尾真的存在吧。

也许不用《重来》,支付宝也真能成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