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昆明

Posted by ZY on May 10, 2020

如果你来访我,我不在,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,它们很温暖,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。

——《人间草木》汪曾祺

1、

飞机降落在机场时,已是晚上七点,而昆明的天,还是那么的亮堂。

第二天起的早,和仙女骑着单车,去吃鸡汤米线。

天很蓝,白云很矮,街上人不多不少,昆明的道路规划是很好的,中间是机动车道,往右是非机动车,最右才是行人。

想起在深圳骑车,往右是熙熙攘攘的人从,往左则车水马龙。有一次发现左边没什么车,于是开了上去,却没发现,拐角处,两个交警在那等着。

转弯时本来车速就慢,要想躲开交警强壮的胳膊是不可能的,只好乖乖的停了下来。

报上身份证,交警手机上一点,另一旁的小票打印机就突突突的打印了出来,这端到端的体验设计,很棒。

交了 50 罚金,后面上网一查,非机动车未在非机动车道内行驶,罚 5 ~ 50,呵,交警叔叔真给面子,封顶了。

2、

早起是很好的,尤其是旅游的时候。

一来人不多不少,刚刚好,二来可以多吃一顿。

这里的早起并不是指早起看日出那种,毕竟旅游吗,也要惬意一些。早起只是指不睡懒觉,七点半、八点起床就好了。

平时晚上工作加班的晚,第二天睡个懒觉,情有可原。

出去玩,睡懒觉,实在没什么理由,倒是中午回来睡个午觉,还有点道理,毕竟天气热。

刚到一座城市,骑着车,慢慢悠悠的逛,也是极好的。

看看街边的店,每座城市都不一样,汕头是牛肉丸,桂林是米粉,阳朔,啤酒鱼,长沙臭豆腐,昆明则是过桥米线、鲜花饼。

3、

吃鸡汤米线的这家,叫文山早点。

广东人听这名字,会以为有虾饺、肠粉、叉烧包。

但其实这店只有鸡汤米线、鸡汤饵丝、鸡汤卷粉,米线又分粗米线和细米线。

到一旁先点菜,点完后拿着票到另一个窗口,给里头的师傅。

米线是已经提前煮过的了,一个师傅捞出一份米线,再到滚水里焯一下,放到碗里,递给另一个师傅,另一个师傅从一个煮着鸭血的锅里捞出一两块鸭血,接着从煮着鸡汤的锅里捞出六七块鸡肉,最后再捞上一勺鸡汤,一碗鸡汤米线就出炉了。

仙女点了鸡汤细米线,出于人类好奇的本能,她让我点了鸡汤饵丝,事实证明,饵丝的口感没有米线好。

早餐,不可太油,不可太辣,也不可太硬太冷,这么看来,这碗鸡汤米线是一份完美的早餐。

鸭血香醇,鸡肉鲜甜,米线脆腻,最精华的,自然是鸡汤,浓而不油,暖而不烫。

4、

吃完米线,穿过一条小路,就到了翠湖。

以前对湖的印象,就是一个椭圆形,游湖,就是绕着这个椭圆形转一圈,也许是小时候奥运会看多了,妥妥的直男思维。

其实湖外围那一圈,并没有什么风景,而且靠着大马路,吵吵闹闹。

反倒是穿梭在湖中的一条条小路,才是游翠湖的精髓。

路不宽,加上两边种了很多绿植,即使阳光很大,也不觉得热,路两边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花。

住在附近的人们是很幸福的,闲了就携上亲朋好友,像汪曾祺先生说的那样,”穷溜“一圈:

我们更多的时候是到翠湖去“穷遛”。这“穷遛”有两层意思,一是不名一钱地遛,一是无穷无尽地遛。

“园日涉以成趣”,我们遛翠湖没有个够的时候。

尤其是晚上,踏着斑驳的月光树影,可以在湖里一遛遛好几圈。一面走,一面海阔天空,高谈阔论。

我们那时都是二十岁上下的人,似乎有很多话要说,可说,我们都说了些什么呢?我现在一句都记不得了!

—— 《翠湖心影》汪曾祺

抗日时,北大、清华、南开在长沙成立了临时大学,后来长沙接连被日机轰炸,于是继续西迁,来到了昆明。

也不知道在那个抗战的时候,被迫来到西南联大的青年们,都在这翠湖上,聊出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