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很想烧菜

Posted by ZY on July 10, 2022

1、华夏文明的饮食手艺

李安导演的《饮食男女》,开头这一段,看得直流口水。

只见一双结实有力的手,如闪电般插入水里,一把逮住在鱼缸里呼吸的鱼,鱼使劲摇摆,愣是被控的死死的。紧接着,它就被两只筷子结束了鱼生。熟练的划开鱼肚,流出鲜红的鱼血,掏出内脏,镜头一转给到了这个在做饭的男人。

那是一张中国男人的脸,那张脸仿佛在说,谁让你是一条鱼呢。

镜头再一转,案板上已是一整块肥美的鱼肉,被放到全是面粉的桌子上,裹了一层面粉。面粉,似乎是离我们很遥远的食材,有多少人家家里还会存面粉的,大概存的,也很难用上吧。

下油锅,先是用大勺捞一勺子油,淋上去,给鱼肉洗个油澡,接着整条鱼滑进油锅,油锅瞬间沸腾。大概这就是大厨和小厨的不同境界吧,我自己是从来没试过这么大一锅油的,以前也不相信这么大一锅油,可以像个文静小女孩一样,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,不渐的你满身是油,当你往里滑入食物的时候,却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。

鱼,大功告成,镜头一转,来到了鱿鱼、红辣椒、五花肉,老朱给你展示了什么是完美刀工,大概只有华夏文明才独有的饮食文化:

我是一条红辣椒,一只细腻而有力的手,操控着一把锋利的刀,把我像千里江山图一样,慢慢的展开。

我是一颗白萝卜,这大概是我最完美的死法,在我死去的时候,一把刀从我身上一次一次划过,和一块从远古大树上砍下来的木桩碰撞,发出有规律的金属和木材碰撞的声音,是最完美的葬礼交响曲。

我是一颗青菜,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手法,反正比什么泰式要厉害多了。

我是一块五花,刚出油锅,就进了冰水浴,你们现在才懂的冰与火之歌,什么两重天,我早就享受了。

2、这么好的饭菜,竟然没人吃

记得我第一次看的时候,愣是没看懂,为什么这么好的饭菜,上了桌后大家都不吃,老朱竟然一口饭都没吃,就被叫走了,三个女儿也没怎么吃,愣是全给丢打包盒放冰箱了。

第二次看时看懂了,之前越是描绘的美轮美奂、秀色可餐,现在你就越觉得浪费和可惜。

大概这就是大多数中国家庭饭桌上的氛围吧。

3、突然很想烧菜

家倩抱着一大束菜,来到了男朋友家,按铃,门开,男朋友一脸诧异,她笑着说,突然很想烧菜。

img

/ 你实在不必这样犒赏我

/ 我喜欢烧功夫菜,真希望能在家里做

/ 你老爸不是有一个很大的厨房吗

/ 是啊,可是那是他的禁地,如果我在里面大烧特烧的,他会过来阻止我,好像怕我抢了他饭碗

/ 我好像没什么童年记忆,除非我把它们煮出来

对家倩来说,烧菜,是一件开心的事,能让她想起很多美好的童年回忆,而对老朱来说,他不想让女儿也当厨师,于是操碎了心的阻止她做菜。

突然很想烧菜,

突然很想写点东西。

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” —— 《礼记·礼运》

end.